德丽莎世界第一可爱

少年养成:

「今でもあなたはわたしの光」 


元治元年六月五日  池田屋

※P2P3定量血表现注意※

池田屋这次画了比较多内容,一共四个长条。

难得用心画了点东西,虽然并不是很好,还是先感谢看完的小伙伴。

--------------------------


谢谢大家的评论!

伊猫猫:

跟 @人间客 聊来的,AU设定下塞满了私设的,轰出脑洞【捂脸

1-6P是有ksm2蝴蝶梗的小长条

7-8P是大致背景和人设

有机会的话想把这个AU设定下别的小段子也画出来w


*自己都觉得这个AU的轰君很呆了^q^///

STone:

终于赶在胜出日画完啦!!!
bug很多请不要介意,我下次会努力的!!!!

@Pooh 太太的幼稚园paro,原梗是她大半夜发给我的一篇英语文章,原图我放后面啦,看不懂的请找她翻译吧,我这个英语渣大半夜的看这个差点飞升。她十分友好且有很多好玩的脑洞!而且图文双修!!!我只是个脑洞的搬运者
我也很友好啊来找我唠嗑嘛x

有一点轰出请注意啦,防雷我打个胜出胜无差的tag(其实没有cp向!!!这只是爱!的!教!育!)

还有啊有太太愿意带我玩吗轰出胜出大三角都好,我想去胜出群玩(ntm)
大白天一直在学魔法,大半夜修仙画的能画完真是太好了
你们的评论是我的动力(走开)

慢食堂:

mango:

时日早午餐 | 香煎龙脷鱼

食材:龙利鱼半条
胡萝卜、番茄、沙拉生菜、蘑菇少量
橄榄油
鸡蛋一个

做法:
1.沙拉生菜洗净拌碟
2.胡萝卜、番茄、蘑菇切条,表面刷油,撒适中盐和黑胡椒
3.烤盘铺锡纸,直接放烤盘温度会过高容易焦
4.将需要烤的蔬菜放到烤盘上,上下管温度190,烤20分钟,注意蘑菇烤10分钟就可以拿出来了,不然会焦
5.龙利鱼用盐和黑胡椒腌制10分钟,放橄榄油在不粘锅上煎,如何判断能否翻面?摇一下不粘锅,鱼能自由动就可以翻了,大概煎10分钟
6.蔬菜和鱼摆盘,鸡蛋蒸熟,剥壳切半,完成!
这道菜如果熟练的话,半个小时没问题,一边烤一边可以煎。

注意不要放太多盐,在超市买的鱼要提前看看是否有腌制过,提前一天放保鲜解冻。

境容:

【锤基】爱的抱抱~动图~

流量预警!每张在10-20M左右,缓冲完成之后才会变成正常速度。建议电脑打开,手机有时候缓冲完播放会自动变成慢速我也很无奈……

感谢画师太太 @40mKNIFE 的授权,这是太太锤基套图中很戳的一张!!

太太整套锤基图实体明信片预售中! 赶紧戳这里

献上贺图!祝大卖!


四个gif是锤基的抱抱互动,第五个是整个四个gif连起来,lof限制图片不可以超过20M因此只能缩小啦!

【全程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

反正……就是抱来抱去什么的,神兄弟的情调我等凡人不懂!

咳、总之前戏我补上了,后续据画师太太说接这里——>戳我


最后组装了辆很破的小自行车,新手上路请多关照!我的车技还太嫩了()

特别鸣谢画师太太,对小车姿势和节奏的指导咳咳= =+通过这次制作,我对开车的理论知识又加深了理解,开往阿斯加德的动车指日可待(胡说八道)



abyss of moka:

图源网上借鉴,昨夜突然兴起 @龙丸 谢谢组图。关于主命hsb/✨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庆杯:

第五十一章
虽说夜兔本丸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这是个不正常的暗堕本丸,但是就算是暗地里有些时候翻波起浪人心不稳,但至少从始至今众人还是一致承认夜兔确实是这座本丸新任的审神者。
 即使有一部分人可能对审神者的定位可能比较具有暗堕本丸特色。
 但是这些都不妨碍众位付丧神在与夜兔达成的表面和平中像正常本丸一样出阵、远征、做内番外加完成时之政府的任务。毕竟有个活蹦乱跳的审神者那么赖以生存的灵力也就不是个问题。自由行动就有了底气,和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慎把囚禁昏迷中前主抽干了的时候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无论夹杂着多少犹豫和试探,这座本丸终究是在日复一日的时光更迭间偷偷缓上了一口气。
 审神者的主建筑作为本丸的核心,正常来讲都是最热闹的地方,这座本丸也逐渐有了这种趋势。即使有着近侍可以代为传达命令,但是用各种手段迅速摸透了夜兔作息规律的众人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夜兔吃过早饭后聚集到这里来。有任务的来象征性地在主楼门前的告示板上确认一下,才陆陆续续开始一天的任务。没任务的大多是来冒个头表示自己闲着,然后就自己在附近找个地方做点自己的事情,随时准备和出阵的战斗人员更换。毕竟夜兔带队出阵的红脸情况有目共睹,一队人马只怕不够他玩的,太过疲劳又容易受伤,说到底自家刀到底是心疼自家刀的。
 人一多自然就显得喧闹。再加上自从五虎退不小心暴露了短刀的实力之后,一部分短刀自动自觉地出来扛起了雷,不再像以前一样躲着夜兔装乖,这种时候也会三三两两聚在院子里活动。不大的院落里短刀高飞低走,有时候夜兔看着那蹭蹭蹭的脚尖身影直眼馋,就忍不住追在短刀后面跑,导致最后被一期一振拉去手合。
 所以当夜兔一大早就扬着笑容蹦跶到本来今天轮不到出阵的宗三左文字面前自以为动作十分潇洒地说“走吧我们带着你弟一起去找你哥!惊不惊喜?意不意外?”的时候,在场的本来要出阵的、要远征的、要出各种内番的付丧神顿时一片死寂。
 不远处的明石国行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捋了捋挡眼睛的紫色刘海,蹲在来揉着萤丸的头:“早就和你说了,在抓紧时间找下家的这件事上不能再说什么没干劲了啊!”
 “……一直在说没干劲的是我喽?”白发正太一边不那么认真的闪躲头上作乱的手,一边小声抱怨。
 “你还记得隔壁那个叫川柏的审神者家里有没有我们来派的三把刀?”明石国行故作认真,仿佛下一秒钟就要一手拎着一个正太和正太身上背着的三个铺盖卷去隔壁敲人家大门。
 “哼!才不去他哪里呢……”萤丸小小声嘟囔道,躲不开挡在他面前的明石国行索性就直接扑到人家怀里,扒在肩膀上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与夜兔对峙的宗三左文字。
 宗三左文字像是突然被人在耳边炸了一个雷,脑子里搅成一团嗡嗡作响,第一时间连刀都没有抽出来,只是瞪着琉璃般的异色眸,死盯着夜兔。
 夜兔被突如其来的安静吓了一跳,先是扫视了一圈,发现在场的每一位付丧神都光明正大或者偷偷摸摸地把目光集中到了他和宗三左文字这边。视线如同一条条炸弹引线纠结缠绕,夜兔除了“不妙”二字实在是看不出更复杂的含义。
 不过他倒是看出来自己身边的今日近侍,源氏重宝弟弟丸悄悄地退后了一步,摆脱了夹在两人中间的尴尬位置,都要哭出来了。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好像搞事情了诶……
 夜兔眨了眨眼,这才收回四处游走的视线仔细观察了一下眼前的正主,不由咂舌。
 宗三左文字时常因为哀愁而令人觉得泛有水光的双眸里压着簇簇火焰,明亮异常。粉色长发因为付丧神微微的颤抖而轻轻晃动,左耳上垂坠下来的红色丝垂坠似乎要炸裂开来。
Emmm……夜兔有点心虚地舔了舔嘴唇。
 来个人啊!笼中鸟炸毛了啊!
 下一秒夜兔的嘴角极快地抽动了一下,看不出是个略显浮夸的无奈还是个未及成形的笑容。他极快地撑开伞挡住了宗三左文字的起手式,向前一推迫使对方退后半步,自己也借力跳开拉开距离。
 这一跳就跳到了膝丸的身后。尚且沉浸在“你们连说都不说一声就动手”的震惊和不解中,身为近侍的膝丸却丝毫没有犹豫,本能般拔出刀刃把夜兔护在了身后。随即感觉到自己的右肩被人一按,矫健的身影借势翻到半空中,已经收束起的巨伞在身影落地前看似毫无章法地喷射着子弹,却极其完美地封住了宗三左文字的前进路线。
 翻落在膝丸身前的夜兔并没有理睬身后不知所措的源氏重宝,倾身向前对宗三左文字发起了攻势。审神者的红色长袍随着他的动作飘荡起来,黑色长裤偶尔全部露出显得双腿又长又直,使得那踢击力道更让人看着牙疼。
 膝丸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两人招招狠辣毫不留情,几个回合下来宗三左文字身上就被划了几道口子,完好的袈裟几乎被从中间撕裂。而红了眼的宗三左文字用丝毫不符合其人风格的豪放动作一把撕开了袈裟顺手扔掉,只穿着肩上的肩甲和里面的深粉色衣服连停顿都没有就继续扑向夜兔。
 第一次当近侍就面临着审神者把同僚活活砍死或者同僚把审神者活活抽死的选择题,周围还有很多同僚围观他解题的情况下,弟弟丸表示阿尼甲救命啊啊啊啊啊!
 就在这时膝丸感到自己的袖子被轻轻振动,回头一看脸上笑容灿烂如同没有看见眼前刀光血影的陆奥守吉行作了个“噤声”的手势。
 “跟我来。”陆奥守夸张地做出口型,拉着膝丸退到了主建筑的屋檐下。这时膝丸才发现在场的所有付丧神几乎都放下了手里的事情,聚精会神地围观这场战斗,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试图出手阻拦或者加入战局。
 “这是……怎么回事?”膝丸小声问道。
 “说起来有点复杂,简单来讲审神者就是快准狠地戳到了宗三先生的死穴就是了。”陆奥守吉行耸耸肩“你也不要担心啦!反正宗三先生也打不过审神者,打差不多了我们再去拉架。”
 “那不就是……等着审神者把宗三先生打得失去战斗能力?”膝丸瞪大了薄绿色的眼睛“确定这样没问题吗?那可是重伤啊!”
 “放心放心,不会碎刀的。你看小夜还没动手呢?”陆奥守吉行带着招牌般的灿烂笑容,竖起大拇指指向一个方向。
 膝丸寻着望去,只见小夜左文字面无表情地站在粗壮的树枝上俯视着战斗。同一棵树上挂了好几个粟田口短刀,以小夜左文字为中心或站或坐,活像是一棵树上结出的神奇果实。
 小夜左文字穿着一身内番服,没有什么动作。感受到膝丸的目光,他甚至保持着可爱的面瘫脸轻轻点了点头。
 虽然仍然感觉哪里不对,但是膝丸看了看周围各种淡定的同僚和这一会儿功夫已经破坏了主楼很多边边角角的夜兔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P.S.
第一次手机打字发表,正文前的链接啥的手机不会做啊!等我回家拿到电脑再修改!要是排版出现问题或者错字比较多也请小天使多担待啊!我回去就改!我也是害怕现在不发又要拖到明天了ORZ

刀剑乱舞 不要怂,就是干

庆杯:

请第一次阅读的小天们务必看清阅读提示!


阅读提示请见第一章


第一章戳我




第三十一章


  这边夜兔简单粗暴自我意识过剩地解决了突出其来的一时感慨,另一边上门送请帖的六个付丧神也毫不耽搁地回到自家本丸复命。


  “所以总的来说,你们到的时候情况就已经得到了控制?”说话的男子看上去二十五六的年纪,细眉长目,面如傅粉,一眼望上去就是个温文儒雅的白面书生。


  “是的。”压切长谷部坐在男子身边,出阵服还没来得及换,腰间的刀却已经卸了“虽然还有些瘴气,但是过程中一直在被压制。到我们离开的时候,应该已经稳定下来了,至少我们站在近侧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


  “本丸的根基动摇到这个程度,一时稳定下来只怕没什么用处。”男子伸手推了推眼镜“付丧神完全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压切长谷部闻言想起那个本丸里一直站在付丧神们最后,神情警惕的“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同在屋子里的一期一振就微微皱着眉头开了口。


  “那把一期一振,应该是已经暗堕了。”粟田口的太刀看上去有些疲累,金色的眸子里少了往日惯有的温和笑意,让人拿不准这是不是物伤其类的方式之一。


  审神者叹息一声,神色反而更加温和起来:“能确定吗?”


  一期一振摇摇头:“同一位付丧神的分灵,虽说由于各自带了召唤自己的审神者的灵力而天差地别,但总归有些底色是相同的。一旦这底色变了,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是同一把刀之间多多少少也能有所发觉。我虽然不能看出那位一期一振暗堕了多久、暗堕的程度有多深,但这件事情是不会搞错的。”


  “暗堕刀却没有任何处理,反而站在审神者的身侧吗!这怎么行!”压切长谷部惊异地瞪大了眼睛,他虽然也感觉到那个本丸里的压切长谷部受到了瘴气的影响,但这点侵扰在那种瘴气横行的本丸这也不足为怪,但他万万没想到刚刚和他直面的付丧神中竟然还有暗堕之刃。


  “但是奇怪的是,那位审神者竟然还维护了那位暗堕的一期一振。”一期一振想起对方审神者挡在那把一期一振身前的动作,


  “这么危险的事情,审神者竟然被蒙在鼓里?”压切长谷部这下彻底严肃了起来。


  虽说不是他的审神者就和他毫无干系,但毕竟近在咫尺,万一哪天暗堕刀伤了他的主怎么办。


  “应该不会是完全不知道吧?”男子安抚住压切长谷部,他手里拿着一张纸,这纸看上去竟和那送到隔壁的请帖分毫不差“刀剑的付丧神暗堕要是暗堕,就算不是大开杀戒也总不会是安安静静、自己随便找个角落一声不吭就暗堕的。更何况灵力骤变,夹杂秽气怨气,身为审神者又怎么会一点也察觉不出来呢?”


  “按理说是这样没错……但是主不是认为那个本丸很快就会彻底暗堕吗?”


  这种本丸,哪里还能讲什么常理。


  男子眉目舒缓,带着谨慎怀疑:“以刚才那种状况,眼看着就要暗堕无疑。但是却能在极短的时间里稳定下来,我就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了。现在只要没见到那个本丸的审神者,什么下不了定论的。”


  见到了也不知道能有什么用,好歹安安心,实在看不过去,就报给时之政府。


  后面的话男子默默咽下,免得再给已经紧张兮兮的压切长谷部再添上一把火。


  话音刚落,男子眼前的请帖副本就亮起了金光。


  “倒是快。”男子眼睛一亮,低头去看手里的纸,只看了一眼就抽了抽嘴角。


  就见那副本上歪歪扭扭写了“今晚”两个大字,那字写得还不如他家里没上学的小外甥。


  而且这两个字后面还跟了个不自然的大问号,那问号一看就是写完感叹号后觉得不太好,临时匆忙改成的。


  男子眼角抽了抽,心里的吐槽就跟弹幕似的刷了屏。


  我记得这家本丸的审神者也是个世家的公子啊,这种回复你真的不是在耍我吗!


  品茶这种事情非要定在大晚上,这个时间选的也太不识趣了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你有一腿啊!


  你的本丸都到了看上去就有问题的程度,你为什么还这么理直气壮像是迫不及待要打上门的样子啊!


  “……看不出来这位审神者还挺不拘小节的啊!”最后男子干咳一声,颇有些无奈地对自家近侍说了这么一句。


  这突然之间就定下如此迫近的时间,他连原本打算叫来一起出席的其他审神者都来不及通知。


  不过来的是他的本丸,要害怕也轮不上他。


  夜兔接到了回话,来得倒也痛快。天色已晚,他便没有带着遮光的斗笠,只是仔细挑了一把伞,就带着两个付丧神大摇大摆地进了人家。


  说起来跟他一起来的两个付丧神其实还挺难选的。实力最高的三把暗堕刀首先就被排除出去,要不然估计刚跨进人家大门就得被人打出来。在夜兔面前假装乖巧隐藏实力的一众短胁虽然刚刚漏了点马脚,但是也理所应当地被放在本丸好好呆着。太郎太刀等级高,又是大太刀,自觉地占了一个名额。剩下人自己选了选,最后选出的竟然是平时和夜兔没说过几句话的莺丸。


  “既然是品茶的邀请,总得有个会喝茶的才好。本丸经常喝茶的各位中,莺丸殿的战力最强。”烛台切光忠按着额上的青筋看着夜兔第一次用灵力书写出的回复,实在是觉得丢人也要有个限度。


  暗堕本丸怎么啦?暗堕本丸就不要脸面啦?


  夜兔一边非常不屑地表示烛台切你这可是连太郎太刀一起嫌弃了不怕次郎太刀回头灌你酒吗,一边还是老老实实带上了莺丸。


  三人通过请帖走了传送法阵,直接到了本丸院内。夜兔左右看了看,也不得不感叹都是时之政府统一分配的相同制式的房子,经过审神者们各自一改,立刻就大不相同了。


  这座本丸正是秋夜之景,红叶连绵倒影水中,灯火相映一池锦绣,夜空舒朗繁星璀璨,皓月当空如挂玉盘。


  芝兰玉树般的男子站在阶上,自有一种温和风度。他身后的灯火通明的大广间和英姿勃发的付丧神,使得他在温和之外更显坚定有力。

  “我是这里的审神者,你可以称呼我为川柏。”



ps.


今天有两个消息


按套路当然是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为了庆祝晋江2000收藏和LOF1200f


今天三更


我知道自己三观歪、文笔渣、更新慢,一直以来感谢大家的厚爱


坏消息第三更的时候再说吧……多活一会儿是一会儿ORZ



目录

糖弛:

谢谢大家的支持,看了下目前放出来的内容也比较多了,方便大家翻阅做了个目录,以后这里也会更新,大家想方便查看可以收藏这个~






刀X男审:


【黑暗本丸】救赎(连载中)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番外一(肉)






无CP男审中心:今天也想做个好梦(连载中)


   


一、未传达的家书


二、残暴的审神者


三、失落的恋人(含刀X女审内容)




短篇(完)


当审神者脱下手套(上)


当审神者脱下手套(下)


番外:太郎X审的一辆车






刀X刀:


短篇完结:


【髭膝】无可替代


【鹤一期】一期一会(上)


【鹤一期】一期一会(下)






连载中:


【石青】天使之心


一、第一次见面就是开房?


二、大哥哥的奇怪趣味






坑(不定时随缘更新):


【鹤一期】阴差阳错(贫穷贵公子paro)1




无CP:


短篇完结


【全员粮食轻松向】被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